英博娱乐澳门娱乐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-校园文学-入江湖
校园文学
入江湖
作者:佚名 编辑:王晨 来源:散文网 更新日期:2018-07-31 浏览次数:次 字体:

  夏至的雨下了,好歹停住了温度的欲烈,下的挺适宜,挺是时候,风就像这样过堂似的吹着,两者淅淅沥沥交相呼应,水泼在伞面上,风就追着似的黏在人的身上,行路的人鞋面上带起水花,粘着尘土,喝!站在天桥上,盯着桥下过往的人或物,路长在,人眼中的景也长在,人打上的花花绿绿也是行路中的一景,路多长啊,雨多大啊,谁不会猜着未雨,谁还不会学着绸缪。人迈着步子,低着头或者仰着头走,天亮走,天黑也走,一天天的走,春夏秋冬的走、累了、行远了,或多或少都会停下来观望,停下来才懂得叹一声“嗟呼”,行是常态,还管他什么里短,看这雨多知时节啊,却好似一味偏方。

  有时候心闲下来,玩似的的掰着指头算算,时间过的好像是挺快的,想着还挺长的东西,实际上还是挺短暂的,不过这也还好,最起码淌过的日子在某些时候还能搏你一笑,知足吧,不好吗?前段时间和朋友瞎侃,许久未见的“正义”一词,好像触动了不常用的心弦,回头往后看看,入身在江湖快两年了,江湖多凶险,初入江湖,刀枪棍棒的,打的人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,弄的衣服多脏啊,趴起来多失态啊,行吧!反正狼狈,那就索性拄着拐棍,拿着破碗,学着讨呗!沿街的朱门,那么多,排场那么大,少的了你酒肉,给不了你干净的衣服吗?招架着呗,敲着破碗,大声的卖唱,嗯,行吧,看这不是多讨来了几文钱,多吃了几口肉,喝了几口酒,只是好像再也不能像以前时候那样轻易的脱出:“呦!这样呀!爷还懒得伺候呢!”。以前还是挺欣赏丐帮的,欣赏那种出世的无畏和洒脱,天为床地为铺的,沿路的狗敢放肆就打,见不平遇大义还有一套掌法,衣衫褴褛的倒也难得是一种体面。现在倒好,挑衅你的狗抡起棒子打,好歹也要酌量一下它身后的主人,有什么不平,还什么大义啊,玩闹呢,傻了吧,好歹吃喝不愁吧,朱门的习气染不了你吗?得了吧!入世的尘沾的还挺多的,衣冠得体倒略显得得寒颤。慢慢的学着讨着生活,谁又好的过你,谁又来学着讨好你,难不得大多数身上都带股戾气,寻不到心安吧。

  三九寒天,大早上的阳光透过那玻璃,映在那久远的墙上,墙内的人不辞辛苦的劳作,墙外大冷寒天,像极了老一辈们说过的文革时期的上山下乡,学习贫下中农再教育,抛头洒热血,在什么时候没有啊!三更半夜,大晚上的雾弥漫在岛台上,像极了蓬莱的仙境,反正看也看不清,路口的红绿灯伴着雾气闪烁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该走什么时候该停,只是夜深了人少了,红绿也不是那么迷茫了,有没有都是一样的景色。这些带过来了什么,又留下了什么,亦或是说又还给你了什么?想起了几次离别,望起了那几次挥手,耳边响起了只言片语。在躺在床上闭眼的那一刻,转身的那一刻,目光相去的那一刻,看到相似场景的那一刻,筷子夹起爱吃的那一刻,回家推手进门的那一刻,喜悦的那一刻,坎坷的那一刻,讨好的那一刻,生气的那一刻,紧张的那一刻,牵挂时那一刻,似是而非的东西好像都留在那一刻。回首才发现,已经发现已经相聚好远,曾经牵着,推着你的手,已经变成了挥着,也可以认为是招着,再想想看多少年以后,我的手变成了挥着,也可以认为是招着,然后推着,牵着,多少多少年以后端起孟婆汤无数次的品那一刻,忘了那一刻。

  踉踉跄跄,拖着疲惫的身体,眼中带着数不清的倦意,脸上带股玩味的笑意,一步步走来,看月上中天,山谷被月色映的正亮。远处传来间断的声音,仔细听,大人在前面喊:“回来了!”,小孩在后面跟着:“回来了!!!”,听着声音由远及近,再慢慢在耳畔远去,消失不见,不经意间好像也被一些声音问候着:“回来了!”,再在心里默默的答着:“是啊,回来了!!”。这声音一直在山谷里回响,好像从来没远去过,是啊,从来没远去过。

新闻排行
Copyright ? 2004-2011 英博娱乐澳门娱乐党委宣传部(英博娱乐澳门娱乐)版权所有
投稿须知 投稿邮箱:85590@mail.neu.edu.cn 新闻热线:024-83685590
www.xazbbiotech.com,www.sxdysy.com,www.i8y.net,www.viccol.com,www.guajaca.com